道德经网 > 老子的名言 >

道可道 非常道 名可名 非常名

  道可道也,非恒道也。名可名也,非恒名也。无名,万物之始也;有名,万物之母也。故恒无欲也,以观其眇;恒有欲也,以观其所徼。两者同出,异名同谓。玄之又玄,众眇之门。

道可道 非恒道 名可名 非恒名书法
道可道 非恒道 名可名 非恒名书法(图片来源:中国古玩网)

出处

  出自老子《道德经》第一章

  道可道,非常道——最初老子的原文是“道可道,非恒道;名可名,非恒名。”在汉代为避文帝(刘恒)的讳,才改为“常”,“常”即永恒。

  道可道,第一个“道”表示万事万物的真理,“可道”可以理解为“道说”。非常道,“非”即是“并非”;“常道”即永恒不变。

译文

  道,可知而可行,但非恒久不变之道;名,可以据实而定,但非恒久不变之名。

释义

  意思对事物的认同与否是一个恒久的话题,规范人们的处事原则,对人物的认同与否也是一个恒久的话题,规范人们的行为标准。

导读

  首先非常道的非常如果用非恒道的意思,那么恒就是永恒不变的意思,也就是说可以翻译成道,可以说出来的,就不是永恒的道;名,可以叫出来的,就不是永恒的名。这也符合世间万物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的道理,即使是真理也有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变化。“非常”也可以理解成非同一般的意思,如果可以说出来的道理就一定不是非凡的道理,就是普通的道理。但是这个解释与原先的恒是冲突的,所以不推荐这种解释。老子为了指出所要讨论的主旨为宇宙的起源,其目的是去寻找万物的“始”和“母”(王本为后来晋代的改版,其中“天地”与“万物”常被误解混淆,此处建议以帛书原文去理解)。为了达到目的,老子划定了不同的范畴:常道,非常道;常名,非常名;无名(﹦无),有名(﹦有);无欲,有欲;玄(玄1),又玄(玄2);妙,徼;等。老子认为,通过这些范畴的种种关系就能最终了解造成宇宙源起的最微小因素“众妙”。另外“无”和“有”网上另外一种解释:“无”可以用来表述天地浑沌未开之际的状况;而“有”,则是宇宙万物产生之本原的命名。因此,要常从“无”中去观察领悟“道”的奥妙;要常从“有”中去观察体会“道”的端倪。无与有这两者,来源相同而名称相异,都可以称之为玄妙、深远。它不是一般的玄妙、深奥,而是玄妙又玄妙、深远又深远,是宇宙天地万物之奥妙的总门(玄是深藏一切微妙的门户,是万事万物的根本。它幽深得渺渺茫茫,所以称之为“微”;它悠远得绵绵莽莽,所以称之为“妙”。它于深奥的玄妙之中,包涵一切玄秘深奥,又超越一切智慧。而玄正是洞悉一切奥妙变化的门径。)。 这里的“无”和“有”与译文1的解释有所冲突,希望读者自己斟酌取证。

“道”与“名”

  “道”是什么?这是理解道家思想的关键所在,只有在准确理解“道”的基础上,慢慢体会,才能悟“道”。

  “道”是《道德经》的核心概念。“道”是老子哲学的转用名词和中心范畴 ,在不同场合有不同涵义,主要有三种意思:一是指形而上的实存者,即构成宇宙万物的最初本原,可感而不可道和不可见 ;二是指宇宙万物发生、存在、发展、运动的规律[1] ;三是指人类社会的一种准则、标准。

  “道”代表“究竟真实”,最后、最终、真正唯一、绝对的,就是究竟。“道”的概念代表两种性质:第一叫做内存性;第二叫做超越性。“道”的内存性,是指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离开“道”而存在,世界离开“道”,任何事物都不会存在,更不要说维持了,因为“道生万物”,无一例外;另一方面,万物再如何变化,或消失或增加,“道”全不变,不会受到影响,这就是“道”的超越性。

  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,意即“道”,可以用言语表述的,就不是永恒的“道”。“可道”是指可以用言语表述(言语和语言的含义不同)。在文言中,“道”本来就有“说”的意思;

  “名,可名,非常名”,意即“名”,可以用名称界定的,就不是恒久的 “名”。和上句同样用“常”,一个翻译为“永恒”,另一个却翻译成“恒久”,是因为只有“道”是真正的永恒,“名”只能说是恒久的,它和“道”不属于同一个层次。

  这两句话放在一起,有很深的含义在内。“道”是宇宙万物的根源、基础,它是本体,无法用言语表述;而“名”则是人的理解能力,没有人类就没有“名”。能够说一句话、制造一个概念,是因为有人可以理解。人类出现之前,说某样东西是恐龙、熊猫或老虎,根本毫无意义,它就是个生物,可以按照自然规律、食物链维持平衡就好,无所谓名不名。只因为人有理解能力,“名”才有出现的必要。

  老子体验到“道”之后,发现“道”不能说,就像《道德经》第二十五章提到,“道”根本就没有名字,“强字之曰道”,只是勉强取个名字叫做“道”。今天读“道”读得容易,这其实是老子勉强说的,他认为“究竟真实”没有名字,但是要体验“道”时却不能不说,不然无法学到东西。因此从“永恒的道”可以觉悟的,不能说“永恒的名”,只能说“恒久的名”,但一经界定落实,就成为“相对的名”。“道”这个字变成“名”也变成相对的,但是它本身指的是绝对的“道”,这个“道”是没办法给名称的。所谓的“名”都是相对的,绝对的“名”不能称为“名”,所以“名”只能说是恒久的名,落人相对的世界。因此,在《道德经》第四十八章提出“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”,提示我们,不可执着于永远不变的“道”。

  在冯友兰《中国哲学简史》中认为道是万物之所由来,道作为万物本原,无从命名,所以无法用语言表达它。但我们又想要表达它,便不得不用语言来加以形容,称它为“道”,“道”其实不是一个名字,这就是说,我们称“道”为道,和我们称一张桌子为一张“桌子(zhuo zi)”是不同的。


Copyright © 道德经网 http://daodj.cn/